9qxsaqAV5aA4Do738wNa-2041x2913.jpg

安娜貝爾:造孽 | Annabelle:Creation

欣賞《安娜貝爾:造孽》是筆者觀影生涯的一大突破,心靈膽小畏懼的我從來不怎麼看恐怖片,要看也頂多在家裡的小銀幕,可你我都知道家中跟戲院看恐怖片完全是不同等級的體驗與感受

而對我來說《安娜貝爾:造孽》的驚悚與驚嚇,從事發之後便持續深鑿我的內心,時時刻刻都令人膽戰心驚的發寒,觀影當下更是製造出了前所未有,坐立難安的緊繃壓抑與感官刺激

photos_19258_1502674998.jpg.thumb.jpg

不同於《厲陰宅》的過程以靜止的緩動,偶才有惡靈露臉搞鬼的氛圍營造取勝,《安娜貝爾:造孽》自中段開始就一直在視覺,化妝與音效相互混合,呈現出一場又一場兇猛惡靈追殺奪取靈魂的恐怖畫面,甚至還有一兩場血腥而恐怖至極的影像表現

比起《安娜貝爾》的單薄,預知性高與不明就裡,《安娜貝爾:造孽》全權拉回邪惡的起點,爾後再經由大衛桑德伯格妥善運用空間,視角,轉場與畫面的聳動和角色的刻劃,徹底切入中心來嚇破觀眾的膽,整體恐懼拉抬再提升,只有增而沒有減的處處身心驚嚇惶恐

photos_19258_1502674987.jpg.thumb.jpg

《安娜貝爾:造孽》的劇本相比上一部作品,厚實得多,甚至背負了「厲陰宅世界觀」開天闢地的重點作品,穿插各式的角色巧妙牽引出華納目前正在製作的《鬼修女》延伸電影

包含片尾隱藏片段的驚悚亮相,肯定會逐一激起觀眾對於這個惡鬼世界觀的好奇心,而安娜貝爾以現實本尊模樣的客串亦有眼睛為之一亮的小驚喜

photos_19258_1502702239_8678dc1ee7c4a531c9d12c8c9a8b3d6f.jpg.thumb.jpg

《安娜貝爾:造孽》規劃許多角色間的情感流動與刻劃一步步促成完整而充滿情緒的故事,雖然大致的框架與設定在諸多恐怖片下是延攬套路的基礎,但其再以邪靈附身的題材,將以往惡靈現身的模糊交待一一牽連出因果關係,是因為愛和思念

《安娜貝爾:造孽》以人失去珍貴的事物時所產生的脆弱引發聯結,信仰的疲憊或是身心靈的糾結再再成了惡靈下手的弱勢目標,不僅堆疊出情感上的懸念,也豐富了觀影的過程和緊張關係,情感的無助與牽掛才是惡魔利用於茁壯的秧苗

photos_19258_1502157228_063950cca114cda5eb7f38ebddd77a94.jpg.thumb.jpg

身為溫子仁看上並予以拉拔的恐怖片導演,大衛桑德柏格於《鬼關燈》新潮執筆的嶄新懸念,掛念的是孤獨與寂寞而生的黑暗面,片長僅僅1小時20分鐘在恐怖點與劇情觸感面竟也能達到優越的平衡與緊密相扣的緊張感,無非是相當令人喜愛且引人入勝的一部恐怖片,看完會對關燈與黑暗再次感受到異常的恐懼

photos_19258_1502086730.jpg.thumb.jpg

大衛桑德柏格大刀闊斧的驚嚇與處處細膩編排的故事層面相輔相成,時時賦予了最巨大的情緒壓迫與情感動容,另外表現優異的部分亦在於大衛桑德柏格慢慢醞釀驚悚的時間點,不刻意為之反而各有其具備的美感與新意

長長的黑走廊拉出遠鏡頭彷彿進入異次元的可怕深淵,電影掌鏡每踏入一個黑暗的房間,眼睛所見的每個環節,背景,場域設計與角落,皆再再給予觀眾隨時會爆發恐佈的緊張壓迫

photos_19258_1502086724.jpg.thumb.jpg

雖然有別於《鬼關燈》滿滿的原創與新奇,僅用人們對於寂寞與黑暗之下的純粹想像來形塑一層層愈加深入的害怕心理,《安娜貝爾:造孽》多了一點公式化的框架

但在公式化中逐一扣入的情緒,氛圍和影像打造呈現的氣魄可就絕非公式化那麼簡單,大衛桑德柏格多了更為廣闊揮灑的想像空間,用鏡頭轉場與攝影調度和周遭環境一步步營造引人入勝的懸疑氣氛,輕而易舉的就讓觀眾感到背脊發涼,冷汗直流

photos_19258_1502157233_830ee878da4790ca11335d591b9498be.jpg.thumb.jpg

當然,一部恐怖片能有這樣出色的成效,除了導演與環節的給力,演員們的表現往往則會拉升影片的節奏,帶給觀眾更生動靈活的情緒恐慌

《安娜貝爾:造孽》也不例外,除了幾位大人角色的牽引,真正帶動劇情與心境的小演員們精湛之演出,讓無論是恐懼或是情感的羈絆都更加富有層次,讓同儕間因年紀或話題搭不上的排擠,霸凌甚至是開了一個令人不悅的玩笑,到最後都是加成罪孽分線的萬惡深淵

photos_19258_1502157224_408e0af6d8d643b222c1863a12ec48c7.jpg.thumb.jpg

主軸重點坐落在泰莉莎貝特曼的飾演的珍妮絲身上,可她這一位角色也是最激起觀眾不捨因而替她擔憂的要角,原本就因殘疾使得自己內心並不快樂,反而格格不入的處境卻又因此被惡靈找上,直至結尾更開闊的悲劇性顯示珍妮絲自從被附身離去後他的靈魂早已死透,潛藏在他體內多年的都是那不請自來的惡靈,則加深了觀眾的悲痛與心寒

一位本該活潑可愛的小女孩,在病毒肆虐下成了受害者又在無意間被奪去了身軀,這叫人怎麼受得了,不過結尾也因此直接明確的銜接上了《安娜貝爾》其開端,或許前傳的宿命就是不能沒有悲劇性的起頭與延續吧!

photos_19258_1502674992.jpg.thumb.jpg

大衛桑德柏格於《安娜貝爾:造孽》的鋪陳,有技巧的利用全方位運動來嚇人之餘,還用幾處扣人心懸的家庭相處時光,姐妹情深與癥結增添故事性的情感給予了一個雖恐怖又難掩傷痛的結尾

而大衛桑德柏格同樣沿用自己在《鬼關燈》時而輕鬆時而驚悚的幽默感規劃《安娜貝爾:造孽》的風格形象,因此《安娜貝爾:造孽》在嚇破膽與娛樂性之間捕捉到了一種微妙平衡,兼具兩種截然不同的心境,讓影迷觀影時的情緒感受遊走於與一會兒有趣一會兒嚇死人的反差衝擊,擁有了額外過癮的絕佳體驗

photos_19258_1502157226_288f298edcfb7a7bf87b653ba1166d07.jpg.thumb.jpg

大衛桑德柏格在《鬼關燈》的不俗成績上受雇網羅其擔綱更為大型商業恐怖片的《安娜貝爾:造孽》,因此在這次電影製作上著實擁有更豐厚的資源,亦有這個契機的推波助瀾使《安娜貝爾:造孽》比《鬼關燈》更上一層樓,形塑成一部相對愈為討喜又出眾的恐怖片

比起《安娜貝爾》全方位的失落,《安娜貝爾:造孽》十足補回了前作的缺失,做為介紹起源的前傳,漂亮奪回了全方位應有的驚駭恐怖,果真夠好看的令人印象深刻

photos_19258_1491359054.jpg.thumb.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景勛 的頭像
張景勛

光影方程式

張景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