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9bFkzvtHCdE6WtlSva-2612x3726.jpg

《殺手保鑣》--The Hitman's Bodyguard

欣賞《殺手保鑣》對於人全方位的感官來說,都是一趟最極致過癮的「公路」之旅,《殺手保鑣》確切的以公路來包裝指涉金凱與麥可的人生地圖,他們都曾經犯錯而希望能夠贖罪,但他們贖罪的對象不是那些早已充滿污點的過去,而是他們彼此的愛

《殺手保鑣》開場序幕之後,電影肯定應有盡有,但卻遠遠不僅於此,在動作設計的刺激編排與充滿海量髒話的精彩對白當中,你會從新發現這部作品的癡心,其實這是一部擁有愛的電影

photos_22016_1499219829.jpg.thumb.jpg

《殺手保鑣》不止空有愛,在金凱與麥可的人生,編導將他們奮鬥的原因引導至他們所錯失的感情,甚至金凱做為一位殺手,他的行事動機也是只獵殺壞人而反對殺害好人,這已是一種愛的展現,在政治混亂的當今,壞人逃竄卻沒人理會你又會如何看待金凱這樣的人

《殺手保鑣》從這點出發,帶出了白俄羅斯腐敗的政商與獨裁濫殺人民的領袖做為一則開端,其中拉拔出劇本雖簡單直線但一點都不隨便的核心命題供應觀眾自行反思,究竟「殺壞人的是壞人,還是保護壞人的是壞人?」,將這個問題巧妙的與電影中所塑造的各種不同角色做出對應便可以恍然大悟這著實是現代人必須仔細思考的疑問,我們一般認為是好人的總統,如果是像杜霍維奇這種獨裁且任意濫殺無辜的人,那會因為官方給他的「好人」標籤形象他的所作所為就一定是好人嗎?

photos_22016_1502871718_de4706fcbe712c55f9ed8d7a039b24b1.jpg.thumb.jpg

帶回金凱的角色刻劃,他是一位傭兵殺手,但他專殺別人不敢處置的社會毒瘤,理當算是替天行道那他又為什麼必須被歸類為「壞人」?麥可是保鑣,但他卻受雇於作惡多端的壞人,他又何其可以稱為「好人」

《殺手保鑣》以麥可這位其實處於「黑白模糊」的角色逐一勾勒出「非黑即白」的世紀謊言,誰說不是黑就是白呢?

photos_22016_1498468667_d26967e538c75c4dd011b1f6c50305a6.jpg.thumb.jpg

而這個貫穿全片主旨與角色的大哉問,編導靈巧的在電影中穿插一段實在有趣好笑的反差,形象上卻相當很單刀直入的方式進行檢視,殺人不眨眼的金凱深受修女們的愛戴,保護人但不殺人的麥可卻讓修女們想幫助他驅魔

看似只是對白的誇飾趣味性蘊藏的其實是這一切的解答,究竟是誰才是黑,誰又是白?電影好看是好看,爽是爽,爆笑也超爆笑,但在這些元素的運行之下絕對不能忽視的是,《殺手保鑣》架構在文本上頭的思索命題的確也有其等同於敘事技巧性的水準

photos_22016_1502871710_025e3a665481afc2ec7c1dc093a677d9.jpg.thumb.jpg

真誠的瘋狂的喜歡上《殺手保鑣》的純粹優雅與放蕩不羈同時結合時下爽快的暴力美學,近期非常好看的一部動作喜劇片,充分融會刺激,驚悚,動作,愛情,笑料,嘴砲連環發的古典萬花筒,一邊是冷面笑匠的保鑣,另一邊是嘴裡不饒人但異常性格惹人愛的殺手,演員獨有特質的套用是電影所與眾不同的特點,萊恩雷諾斯和山繆傑克森適得其所的發揮使得這兩個角色狂放的火花十足

而萊恩雷諾斯往往被詬病的一號表情撐全場套用到麥可這一位冷面笑匠又動不動就怒火咆哮的角色身上,詮釋起來確實精湛合理且匹配許多,說是量身打造的角色可能都不為過,山繆傑克森真的是個討喜的演員,尤其演出金凱這樣子的角色,既可以柔情,硬派也可以瘋狂的幹礁和大笑,有時還有很可愛的形象反差,角色部分的刻劃生動明顯實在讓人很喜歡

photos_22016_1498468664_a7d842df8319d66a20219c07a75dd6e9.jpg.thumb.jpg

一搭一唱的死對頭搭檔可能不新鮮了,但仍保鮮的是那超絕超準確的笑點營造與垃圾話百花齊放的精彩對白,充滿嘲諷吐槽字字珠璣的編排巧思連鬥個嘴都是過癮,看山繆傑克森虐人就是一個又爽又狂

而導演派屈克休斯十足配合的開展山繆傑克森的「mother fuck」人生哲理,完全將「mother fuck」運用的淋漓盡致,甚至可以說是當作狀聲詞及語助詞來使用卻不尷尬的極其爽快,真不愧是「mother fuck」長久以來的絕佳代言人,而蓋瑞歐德曼飾演的反派顯現歐德曼總是擁有的氣場與瘋狂,莎瑪海耶克用賤嘴精彩提起了另外的笑點與看點,還有艾洛蒂袁,雖然這三位都不算戲份很多的大角色卻都擁有穿針引線的必須作用,無疑是額外的驚喜亮點

photos_22016_1499219838.jpg.thumb.jpg

愛情是《殺手保鑣》得以昇華的電影主軸,也是這樣一部剽悍電影存在的鐵漢柔情佐證,絲毫無法不提派屈克休斯替萊恩與三繆撰寫讓兩位男主角跟另一半相遇的過去回溯,放著抒情的歌場面卻不見想像中應該是的浪漫,規劃上是將人的既定印象拋擲腦後並依據角色的個性大玩特玩另類鍾情的反差萌,實在是好令人捧腹大笑

《殺手保鑣》的驚喜與好看,依舊是必須親身進戲院去細細品味,除了笑點滿溢的豐厚,動作氛圍驚悚充滿張力與快感,戲謔的嘴砲風格亦能以雖難聽但直白易懂的髒字罵語悟出深思的人生道理,不止不尷尬反而處處加強了劇本角色和對白的深刻描寫及細膩構思,配樂的選曲則也適得其所的烘托劇情當下的氛圍情境轉化的更為充沛

photos_22016_1499219833.jpg.thumb.jpg

《殺手保鑣》娛樂性強,其餘部分仍架構齊全絲毫不馬虎,透過兩個角色的背景審視「好人」與「壞人」的模糊區別,同時關於愛情與人生也各有哲理可供觀眾慢慢體會思索,諸多直白卻有其道理的話,在營造荒唐口吻與笑料趣味時竟也擁有妥善的思考空間

因此《殺手保鑣》不止超乎期待,劇本與角色的相互輝映亦是笑鬧中富有對自我的懷疑,生命的價值及愛情的贖罪,絕不單薄也在條條塑造之下促成電影在各方面的精湛與出乎意料

photos_22016_1502958993.jpg.thumb.jpg

創作者介紹

光影方程式

張景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