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ZKjNkTNO5sl3o6AGvpU-1955x2791.jpg

1517 巴黎列車 | The 1517 To Paris

克林伊斯威特老先生又一次的瞄準真實事件,以2015年從阿姆斯特丹發車預定抵達巴黎的「大力士高速列車槍擊案」為題,《15:17 巴黎列車》或許只能說是克林伊斯威特水準內的正常發揮,但整體操刀討喜而勵志,不失母體本質上對命運的思索

image.jpeg

電影不走純三幕劇的架構,反向用剪輯的手法帶出主角童年生活的狀態和影響,愈至中斷則穿插三人長大之後發生的列車槍擊案閃回蒙太奇營造山雨欲來氛圍外,最重要的一點即是克林伊斯威特動刀施放槍擊案片段隨後於一個特定的節奏和步調跳躍回來,是一種簡單但俐落,既有充分娛樂性且不必花大把時間冗長敘事就可使觀眾徹底理解人物生長教育、環境和情況,並連接到這一起勇敢之舉前,主角一路走來的心境轉變,這樣一個交叉對比的敘事,深切的呼應「平凡」的生活也能有「不平凡」的英雄

photos_25311_1517390993_fbfff1c655005bef32c784676d2a5007.jpg.thumb.jpg

《15:17 巴黎列車》是好看的,不過僅此於中規中矩,端倪於克林伊斯威特的《美國狙擊手》和《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豐沛飽滿的文本,火候節奏的輕盈掌握和敘述中的轉折與層次,明顯都是《15:17 巴黎列車》所欠缺的基本盤,基於信念的教條和老派的英雄氣魄,讓克林伊斯威特在年紀漸長的今時今日特別厚愛以「真實」為題材的「英雄」故事,簡單、對現實而言是真正的超凡,足以觸動人心,細膩的挑選著改編真實事件的啟蒙文本,這也不難看見上述近年的三部作品闡述的宗旨基本相貼

「平凡也能成就大事」的理念一向是貫穿主軸的引線,背後過人的膽識和精神是克林伊斯威特厚愛傳遞的人性價值觀,悲劇之後往往添加了溫度,而在罪孽之間,人性的根本也跟著表露無遺,《15:17 巴黎列車》生著同樣的魂,說的更著重於「人」

photos_25311_1516959108_1a4c15f5926e32c86e7115e1ed73b067.jpg.thumb.jpg

或許起初會有所疑問,《15:17 巴黎列車》這一起事件要改編成電影,背後的素材有那麼多而豐富到可以撐起一部電影的質量嗎?畢竟事發當時其實一眨眼也就結案了能說的似乎並不多,該從何切入,怎麼談起是重要的關鍵

我則認為克林伊斯威特剪輯預告的同時也蠻顯眼的表達自己想要的是甚麼,不是歹徒的犯案動機(這點提都沒提到說不定本來就沒理由),也不是事件前後產生的輿論碰撞,而是講述「人」,如出一轍的平凡英雄,實則毫不相同的生活際遇盡收伊斯威特老爺的手下

photos_25311_1517390990_0722b34ca6ad33243a5e592fa069c3c4.jpg.thumb.jpg

《15:17 巴黎列車》前半段直以「不平凡的英雄都有著平凡童年」的基石建構三位主角的友情,師長對教育的偏執和家長愛孩子的辯駁,以及不管什麼學校都必然存在的霸凌,甚至是學生遭受邊緣之後的心理不平引燃的問題,都有充分的描寫並理解,不過這幾點也可以說是點到而已,主要是去帶出各人的心境狀態和摯友的相識相惜(幾乎相同境遇的邊緣小團體)

從小三人對戰爭有著表面上英勇俐落的熱情,但這一個熱情對上戰事背後的殘酷,灌輸給彼此的反而不是殺戮(逆向思考戰爭的意義),他們不愛殺戮(因為經歷過霸凌),在戰場上吸引他們的則是助人的那種瀟灑(助人多少也跟彼此的信仰有著關聯),所以史賓賽和亞歷克斯選擇從軍,這部分則也以蒙太奇的方式搭配預告中「努力才能成就自我」的旁白,很大道理卻也很勵志,藉題引出了做自己所想,就算努力得不到希望的回報也終究別放棄追尋自己的出路

photos_25311_1516959109_858bafe86ee4c9b86af3863b91b95c29.jpg.thumb.jpg

雖然中途那一整段在快步調生活象徵慢下來感受的三人遊法之旅使《15:17 巴黎列車》稍稍有些失準了故事變得很「觀光廣告」作風,但實亦襯托出史賓賽”總覺得人生被命運推著走,彷彿還有更大使命“的生命哲學,遊法之行就是一趟命運的契機,將史賓賽一行人推向了完成使命的必要道路

而做為高潮戲的列車槍擊,主要聚焦在後十餘分鐘,那一場戲因不時層層交疊的片段運用早也順勢形塑了足夠的風雨欲來之際,自然而然的讓合力制伏的場面擁有狹窄中的驚心動魄,也具備情感高峰的張力收場,可以明白克林伊斯威特喜歡這個故事的原因,衝出去那一刻所需要的無畏勇氣絕不可能是一時半刻就能立馬決定,這點固然是迷人的,可最重要的是它很真實,更是在這個亂世之中富有鼓舞人心的真誠力量

photos_25311_1517997833_e4b1f8c0d493e2c9b8e16cbe889cc8d8.jpg.thumb.jpg

深深受到英雄主義故事的吸引,克林伊斯威特大膽的啟用三位沒有電影演出經驗的真實英雄,給了三個主角暢所欲言的方式,提供所有想要的意見,並且確實拍出最真實的情況,欲以「真實的英雄」強化戲裡「真」的本質,而三位主要演員在表現上著實可圈可點令人信服,也絕對具備了討喜正向但不失嚴肅沉穩的一次表演

The-15-17-To-Paris.jpg

《15:17 巴黎列車》總共響起了兩次「史賓賽,快去」的台詞,第一次是老師給予的鼓勵(又或是內心的聲音),第二次是當史賓賽在火車上面對敵人的那一刻,這一句話貫穿史賓賽的一生,同時也象徵了勇氣,必須要的提攜和勉勵

這是不由自主的信仰,當然也直接見證了史賓賽欲意從軍的軍職、救人的理想和勇氣(軍校也可略知一二他對勇氣的信念與執著),不管身在何處他始終銘記在心,從沒忘記,克林伊斯威特要讓觀眾看見,勇於面對恐懼並且樂於幫助別人是《15:17巴黎列車》這部電影最核心且美好的價值

photos_25311_1517390994_823576eb4dffeb371c872038ca6017df.jpg.thumb.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張景勛 的頭像
張景勛

光影方程式

張景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